?

病患为先 在神经外科散发光与热

发布时间:2019-01-12??访问次数为:2076次??作者:ag官网App下载|注册


病患为先 在神经外科散发光与热

——访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尧国军



尧国军,1981年出生,江西临川人,2005年毕业于江西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同年就职于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010年获神经外科中级职称(主治医师)。2011年参加北京平谷模拟医院第三期神经内镜及显微神经外科技术手把手培训班。2012年考取了南昌大学在职研究生,2013-2014年度在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进修学习一年,回院后开展了脑血管造影及血管内治疗,填补了我市空白。2017年3-4月份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进修神经介入亚专业,同年10-12月份在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外科进修学习。


神经外科,是医学中一门充满着“神秘感”的专科。大脑是人体中最为精细、也最为神秘的器官,任何脑部疾病都可能非常凶险。而神经外科医生,正是大脑和神经系统的守护者之一。尧国军从事神经外科临床一线工作十年余,擅长颅脑创伤,创伤性脑积水,创伤性颅骨缺损,脑出血的外科治疗;开展脑血管造影及介入治疗,熟悉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的诊疗。在国家及省级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数篇,以第一作者或第二作者完成市级课题三个。


尧国军敬业爱岗,有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当问及神经外科医生最应具备的素质时,尧国军毫不犹豫地说“无私奉献,终身学习”。对此,他解释道,作为神经外科医生需要奉献大量的时间,突发的疾病或颅脑外伤等是不可预判的,遇到紧急的病号,深夜接到医院电话是家常便饭。“人体最神秘、最复杂的地方就是大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不仅需要扎实的知识结构,还需仔细阅读和学习理解重要的文献,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


在医院工作的十余年,尧国军清楚认识到肩上的“担子”非比寻常。在神经外科,不仅病情危急,手术难度大、时间长,而且病程恢复漫长。“病人对医生是性命相托,医生对病人更应是责任相系,每天查房也是件天大的事,不可马虎。”尧国军说,“手术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进行3台手术,平均一台都是5到6个小时,这对医生、病人都是极大的考验。”有一例患者使尧国军一生难忘。


在2014年的一天,一位60岁的老汉搬重物,从两米高的车上摔下后脑勺着地。老汉第一时间被送到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当晚就进行了手术。第二天复查的时候出现小脑内血肿,于是进行了第二次手术。第三天再次复查脑CT,小脑内血肿清除干净但又出现了右侧大脑内血肿,接踵而至的打击和高昂的费用,让家属有了放弃的念头。这时,尧国军耐心劝说,告知家属患者预后恢复会较好,并且对手术有较大的信心,希望家属不要放弃治疗,家属在尧国军的劝说下,最终还是决定继续治疗。经过三次开颅手术的患者,病情趋于平稳,当大家还沉浸在欢喜中,噩耗突然降临,经脑CT及MRI检查提示老汉出现脑积水,尧国军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保住患者的命,脑积水的手术比较成熟,成功率很高,都到这一步了,一定不能放弃。于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尧国军的一再坚持下,家属终于同意接受手术。正如尧国军意料之中,老汉术后神志逐渐清楚,行走自如。最后,又经历了第五次手术(颅骨缺损修补术)的老汉,最终康复出院。


提起医生,许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忙”,早出晚归,坐诊叫号,手术台与病房连轴转......若说有什么遗憾,家人和孩子是尧国军心中最愧疚之处。“孩子的到来,带给我的不仅是喜悦还有忙碌。作为父亲,我应该给予孩子更多的陪伴和关爱;但作为医生,凡事都应当以病患为先。”说到家庭,尧国军难掩愧疚之情,“家人的支持是我的动力,没时间陪伴孩子与家庭是我的遗憾,尽全力救治每位病患是我的职责和使命,再苦再难也值得。同时,我也非常感谢医院及科室的培养,我将不遗余力在神经外科奉献我的所有。”


?